推荐内容

现在位置:北京赛车pk10 > 新赛车北京机器人 > 文章内容

北京锐斯赛车学校

更新日期:2018-05-15 点击:

25岁的镇海人小张,毕业工作也有一年了,是宁波一家货代公司的员工,一个月有5000元的薪水。

好歹也是有工作的人,多少会有点积蓄吧,可小张的账单拿出来一看:欠债20万。

一个刚入职场的新人,怎么会欠下这么一大笔债?原因说起来就三个字:玩网游。

工作了,有钱了

他一头扎进网游世界了

在公司,小张的口碑,跟其他的新职员有点不一样。

一进公司,大家就发现,这个年轻小伙看起来怎么整天无精打采的,呵欠一个个打,好像下一秒就要睡着。

可是他们不知道,天一黑,小张就“醒”过来了,生龙活虎,跟打了鸡血一样,在电脑前可以坐上一整夜。

说到底,还是为了玩网游。

其实,从大四开始,小张就迷上了网游。可那时要学习还要找工作,加上花钱大手大脚存不下多余的生活费,就只是过过手瘾。要掏钱买装备,这样的事,更是没敢想。

去年毕业后,小张去了这家货代公司上班,每月有收入了,他就开始玩疯了,常通宵练级。晚上网游打到筋疲力尽,白天上班自然就哈欠连连了。

因为没精神,工作节奏慢、常出错,小张没少挨批评。只对网游有兴趣的他,也慢慢成了同事眼中的边缘人。

在网络游戏中,只要级数够高、装备够牛,就有一帮小伙伴跟着你打,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成就感的小张,越来越沉迷网游了。

买点卡、买装备,白天在公司不能玩游戏,他甚至雇了学弟打级,每月约5000元薪水也都砸在了游戏上。

随着级别越打越高,装备上花的开支也水涨船高,那点工资早不够负担了。小张开始以做生意为由,找同学借钱。2万元、5万元……越借越多。

一年借了20万买装备找代练

窟窿堵不上只能子债父还

起初,小张东拼西凑还能还上一些,到后来缺口就再也堵不上了。9月份,大学同学小徐因为2万元欠款,把小张告上了镇海法院。

可他实际欠下的,哪里只有2万元。几个同学间一打听,5个同学共借给了他20万元。

小张的父亲老张,是诚实守信的生意人,一辈子没进过法院。前不久,听说儿子被人告了,现在正在调解。老张什么也没带,急匆匆跑进镇海法院,直冲调解室。

见到这个自小宠爱的独子,当着外人的面,老张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。“都这么大的人了,没赚到一分钱,还欠下了一堆债,书都读到哪里去了?”

自知理亏的小张,低着头,没有吭声。

后来,慢慢冷静下来的老张,在一边跟法官唠叨上了。原来,小张现在上班的货代公司,也是父母安排的,只希望他初出社会,学些为人处理的经验。可工作了这么久,越来越不长进,也没见他往家里拿过一分钱。乍一听还欠了一堆钱,把老人给气坏了。

可就这么个独子,老张只能说“子债父偿”,约定在半年内还清20万元。